黨務工作  PARTY

              返回首頁

              【黨史百年天天讀】1968年:知青上山下鄉運動

              發布者:學院辦公室    發布時間:2021-05-09

              【引言】為迎接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深化黨史學習教育,繼承和發揚黨的光榮傳統和優良作風,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黨委推出“黨史百年天天讀”專欄,利用100天時間,以黨的發展歷程為順序,以黨的重大事件為線索,全景式回顧黨的偉大歷程和輝煌成就。

              為了消滅“三大差別”,1968年,毛澤東提出“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號召之后,大量的城市知識青年大規模地離開城市,到最廣大的農村定居并參加勞動,即“插隊落戶”,以提高實踐作用的政治運動。

              1968年在校的初中和高中生,全部前往農村參加勞動。有報道說,“文化大革命”中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總人數達到1600多萬人,十分之一的城市人口來到了鄉村。很顯然,上山下鄉運動是人類現代歷史上罕見的從城市到鄉村的人口大遷移。全國城市居民家庭中,幾乎沒有一家不和“知青”下鄉聯系在一起。進入70年代以后,國家開始允許知識青年以招工、考試、病退、頂職、獨生子女、身邊無人、工農兵學員等各種各樣名目繁多的名義逐步返回城市。1978年10月,全國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工作會議決定停止上山下鄉運動,并妥善安置知青的回城和就業問題。1979年后,絕大部分知青陸續返回了城市,但也有部分人已在農村結婚“落戶”,永遠地留在了農村。

              上山下鄉有兩大模式:農場(包括兵團、干校)和插隊。與農場模式不同:插隊屬于集體所有制,無需政審體檢等手續,也沒有嚴格的名額限制(赴邊疆除外),顧名思義就是安插在農村生產隊,和普通社員一樣掙工分、分紅分口糧。1968年以前的上山下鄉以農場模式為主。因文革造成了中學生滯留學校,到1968年中國出現了古今中外絕無僅有的六屆初、高中學生(即“老三屆”)一起畢業的奇景。這年的冬季起,插隊模式就成為上山下鄉的主要模式。人數規模之大、涉及到家庭之多、動員力度之強、國內外影響之深,都是空前絕后的。“插隊”從此成為一個特殊意義的詞匯,提到“插隊”就不用提“知青”,不用提“上山下鄉”了。一代人到了國外也叫“洋插隊”,而沒有、也不會有“洋農場”、“洋兵團”、“洋干校”之類。

              插隊模式不同于農場模式的突出特點是沒有后勤,因此就有一個非過不可的“生活關”,一些尚未成年又在當地沒有親屬幫助的知青所處的生存困境,給整個社會造成巨大的不良影響。結束上山下鄉的理由中若干個“不滿意”也主要來自1968年以后的插隊模式。

              插隊模式帶有明顯的“待業”性質,可通過優先當地農民的“農轉非”途徑回城。兵團(農場)知青為回城提出“我們不是農工,我們是知青”的口號,也間接證實了插隊模式“待業”的實質。

              上山下鄉從20世紀50年代便被倡導,至60年代而展開,70年代末結束。對當時的知青來說,他們到農村去,是為了消滅“三大差別”(即工農差別、城鄉差別和體力與腦力勞動差別),帶有積極的理想主義色彩,邢燕子、侯雋、董加耕等一大批青年,便是他們的典型代表。所有適齡青年除了當兵以外,基本上都屬于征召范圍。

              上山下鄉運動令無數中國城市青年接觸了中國廣大的農村地區,他們中的很多人在此之前從未去過農村,對農村的了解僅僅局限于課本的文字和政府的宣傳。

              上山下鄉運動,對大多數知青們的確是一個嚴酷的鍛煉,客觀上并沒有解決我國農村三大差別,由于當時在以階級斗爭為綱的政治歷史環境下,知青各自家庭政治背景的不同 ,知青返城的政治待遇也是不同的,也存在著下鄉鍛煉鍍金走過場和所謂的永遠扎根農村干革命的現象,有些地方知識青年在農村遭受強奸迫害的事件也屢屢發生,特別是最后期返城的部分知青,多數是文革遭迫害最后得到解放平反的家屬子女們,他們是最后一批被中央下發文件各省經過統計上報落實實名回城的。

              上千萬的知青回城后,并未出現某些官員擔心的城市因容納不下這么多人而引發混亂。相反,由于這個決定得到了全國人民的歡迎反而使得城市社會和農村社會都更加“和諧”。

              上山下鄉的動機就是為了解決2000萬學生的就業。上山下鄉雖然暫時緩解了城鎮的就業壓力,但是幾千萬年輕人的青春被荒廢,無數家庭被強行拆散,這場運動也造成了各個層面的社會混亂。由于無數本應成為學者專家的年輕人莫名其妙地在鄉間長期務農,八十年代以后出現了知識斷代,學術研究后繼乏人的現象。一些曾經參加上山下鄉運動的人后來經過自己的努力成為了作家,如史鐵生,葉辛,梁曉聲,張承志,張抗抗,陸星兒等,他們都曾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創作了知青文學。然而,還有很多知青則永遠失去了受教育的機會在九十年代的下崗潮中因學歷低、技能不夠過硬等被工作單位裁剪而失業。


              松岛枫 种子